欧宝体育官网入口

志願軍書記員馬漢賢:“做好把腦袋別在腰帶上的準備!”

  馬漢賢,1928年7月出生,遼寧西豐人,中共黨員。1948年參軍,歷經遼沈戰役、成都解放戰役。1950年入朝參戰,1952年在朝鮮戰場被選送加入人民海軍,1956年被選送加入人民空軍,是一位服役過陸海空三軍的老戰士。

  “現在的生活越好,越是想念當年那幫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們。可惜啊,他們有的人犧牲時才十幾歲,還沒結婚。”馬漢賢感慨地説。

  “我當時是營部書記員,管著營裏的文件和地圖資料。”馬漢賢説,作為營部書記員的他,沒有真正帶過兵,也沒有在戰場上指揮過戰鬥,卻也幹過不少運送炸藥這樣的緊急任務。

  1951年1月25日開始,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的漢江南岸阻擊戰,是馬漢賢所在的50軍148師入朝三個月來遇到的最為慘烈的磨難。前線,美軍地面部隊利用遠程火炮和空中優勢在瘋狂反撲;後方,敵機不斷地對運輸沿線和漢江江面冰層進行空中封鎖和轟炸,給養和彈藥運送艱難。好不容易搞過來的彈藥,也要靠戰士冒著敵人的炮火轟炸,肩扛人拉往前線運送。

  一天清晨,馬漢賢的任務來了。20大箱炸藥剛剛運到,要立即送達前方擔任艱苦阻擊任務的444團前線。師警工營從三個連各挑了十幾個身強力壯的小夥子,組成了一支40人的隊伍。

  “這些人我交給你。第一,全力以赴、盡速盡數送達;第二,要把所有人員給我一個不少、完好無損地帶回來!立刻出發。”列隊完畢,營長給馬漢賢下了死命令。

  馬漢賢説,出發時,兩個人抬一個箱子很不方便,行動也很慢。不巧在半路上摔壞了一箱,這下“摔”出了一個好主意。“我發現每個大箱子裏有兩個大包。我當時決定,砸開大木箱,各扛一包,這樣,行進更加機動、方便。”

  很快,馬漢賢一行來到了這項任務最關鍵的要害路段,這是一片大約600米寬的開闊稻田,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炮火覆蓋下,敵人的偵察機也在開闊地上空不停地盤旋,引導炮群對開闊地進行封鎖。馬漢賢説,那片地是死亡地帶。

  “我找來其中的三個排長一起想辦法。我們仔細地觀察了偵察機低空盤旋的飛行路線和規律,發現可以利用敵機兜大圈盤旋的飛行盲區來騙過它。”

  馬漢賢説,就這樣,他們一段段地躲過敵人的炮火,巧妙地越過了開闊的死亡地帶,及時把炸藥送到了444團前線。不僅圓滿完成任務,還做到了全員毫發無損。

  “戰爭就是要做好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準備!”馬漢賢説,只要在戰場上,沒有人能躲過與死神打照面。

  馬漢賢説:“小楊年齡比我稍小一點,雲南人。他是通訊員,我是書記員。我當時結了婚,俺倆約好了,戰爭結束回國後,在東北老家給他介紹個對象。”

  “我還記得當時,小楊在前邊走,我在他後邊兩三米跟著,走著走著,突然發現他的腳下閃了一道亮光。我當時意識到,那很有可能是地雷,就急忙喊了一聲‘地雷’,然後立馬衝上前想要拉住他。”

  “他很機靈,立刻往地上一趴,還順勢把我往邊上推了一把,然後就聽到地雷轟的一聲爆炸了。我倆起來後,拍了拍衣服,互相笑著看了看,都毫發無損,撿了條命!”

  1951年2月上旬,漢江阻擊戰後期,馬漢賢所在部隊從漢江南岸退守到了北岸進入防禦,當時師部前指位于一個小村子裏。美軍每天從江南往江北打排炮,騷擾我方的前指司令部。

  “那天晚上,孫參謀喊,敵軍的密集炮火馬上就要打過來啦,大家趕快進防空洞!這時,我剛剛從師警工營調到師司令部作戰科,當見習參謀。前幾天連續執行任務回來,又累又凍,感冒發起了高燒,渾身發冷,被科長安排在一個朝鮮老鄉家的熱炕頭兒發汗。”

  “70年過去了,我還能時常想起小楊的模樣,一切倣佛還在眼前。”馬漢賢説,他多麼希望小楊能跟他一起回到祖國,過上如今幸福的生活。

上一篇:沈阳腰长河村着力发掘民俗文化 村里的游客越来越多

下一篇:没有了